来源:证券时报网 

  来源:证券时报网 

  来源:证券时报网 

  作者:证券时报两会报道组

  全国两会即将召开,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今年将提交一份《关于将网络互助行业应尽快纳入监管的提案》。

  郑秉文表示,2011年网络医疗健康互助(简称“网络互助”)诞生以来发展迅速,尤其2018年10月至今蚂蚁金服集团旗下网络互助平台相互宝上线仅一年多,平台成员就超过1亿人,成为我国网络互助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和标志性事件。截至2019年底,我国数十家网络互助平台加入成员已达1.5亿人,2019年共帮助了近4万人次,互助金额超过50亿元,在全国医保和商业保险之外成为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一支重要补充形式。

  中共中央、国务院2020年2月25日下发《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将医疗互助正式纳入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网络互助行业对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补充作用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对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覆盖面发挥重要补充作用。国家卫健委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显示,我国2.45亿流动人口中仍有10.9%没能参加任何一种医疗保险。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在全国大中城市的调研发现,2017年全国大中城市健康险市场的渗透率仅为9.1%,购买率不足10%。三是参与门槛低,可及性很好。网络互助平台加入方式简单便捷,线上操作即可实现,不受户籍地、流入地以及单位依托等限制。三是对由于重大疾病家庭成员导致陷入绝境的家庭具有明显补偿作用,可为有效防止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做出贡献。

  不过,由于网络互助属性始终存在争议等原因,目前尚未纳入监管。

  郑秉文认为,网络互助与其他平台服务领域一样,存在一些潜在的共性风险如下:

  一是金融风险。目前网络互助收费方式主要有“后付费”和“先付费”两种。虽然主流模式是后付费,但先付费模式也占有一定市场份额,他们存在一定规模的资金池。二是经营风险。目前大部分网络互助平台的经营处于盈亏边缘,很多平台的经营收入不能覆盖全部成本。三是信息风险。应尽快制订法规政策,对互助范围、健康告知、等待期等信息披露进行规范,让几亿公民隐私安全得到保障。四是道德风险,既应尽快立法确保平台经营者或投资者遵守契约,防止平台“野蛮生长”,又应依法保护平台成员合法权益,要求成员诚实守信。五是失范风险。行业中存在一些潜在的不规范经营现象,规范创新、扶优汰劣的外部生态还没有建立起来。六是社会性风险。网络互助行业涉众性强,动辄几千万、上亿人,据预测到2025年将达到4.5亿人,需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郑秉文称,近年来,网络互助有了较好的发展势头,利用金融科技重构保障流程,服务新市场创造新价值的良好创新趋势已显现,为更好服务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应乘势将网络互助纳入监管。网络互助虽然不属于现代意义上和法律意义上的保险,但它与商业保险的本质相像地方有三:一是采用商业保险式的风险选择手段;二是风险发生和机制运行符合大数法则;三是实施互助共济的风险分摊制度安排。与此同时,作为金融科技创新的结果,网络互助创设了一些新特征,突出表现为风险转移和分摊网状化、费用支付零散化、风险定价事后化。

  郑秉文称,综上,网络互助是一种新型的健康风险分散机制,是一种新的数字金融创新方式。在目前相关监管部门中,银保监会的职能最接近网络互助的业务本质和属性,从风险管理的角度看,建议尽快将网络互助纳入银保监会的监管框架之内,并根据其独特性建立适配的创新监管方式,防止重蹈“P2P网贷”的覆辙。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鑫